行業動態

協會首頁 > 行業新聞 > 行業動態

當科技來敲門——黃金礦企運用科學技術保障安全生產啟示錄

發布日期:2019-06-25     作者: 信息員     瀏覽數:1    分享到:

科學技術作為第一生產力,在安全生產過程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黃金行業的安全生產同樣離不開科學技術的支撐,尤其隨著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等技術的普及和推廣,安全生產成為更加靠譜的事兒。

 

新修改的《安全生產法》中明確提出,國家鼓勵和支持安全生產科學技術研究和安全生產先進技術的推廣應用,從法律層面對科技強安戰略給予有力支持,倡導通過技術手段提升安全生產水平。

 

當前,我國黃金礦企安全生產形勢總體平穩,但各類事故隱患和安全風險疊加交織。科學技術如何有效地保障安全生產能力?推動安全科技創新還存在哪些難點?在全國“安全生產月”火熱進行時,記者進行了調查采訪。

 

“機械化換人、自動化減人”顯現明顯的成效

 

在工業和信息化部《關于推進黃金行業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中提出,未來要著力在企業安全生產規模化、機械化、信息化水平大幅提高上下功夫。

 

之所以這么做,是因為礦業生產的工作環境往往比較艱苦,容易導致事故發生。如果將惡劣環境下的人換以機械替代,勢必會減少人的不安全行為發生,也就會使事故概率大大下降。

 

從近幾年的礦業安全發展方向來看,通過信息化、自動化技術應用,推進企業技術裝備升級改造,加大安全科技支撐力度、建設安全技術防控工程等措施,可有效強化安全生產的技術保障。

 

其實,這方面很多黃金企業已經先試先行,通過“機械化換人、自動化減人”工程,實現了“少人則安”甚至“無人則安”。

 

山東黃金集團有限公司安全總監修國林表示,通過不斷增添機械化先進采掘設備,山東黃金很多下屬企業實現機械化換人,“特別是我們的玲瓏金礦全部淘汰裝巖機裝礦和人工裝礦,全部改為鏟運機出礦,減少作業人員約55%。”他說。

 

礦山輔助生產系統自動化升級改造是山東黃金向科技要安全的另外一種做法。修國林告訴記者,他們目前有69套提升系統實現無人值守控制,48套排水系統實現自動化排水,45套高壓供電系統實現遠程操作,輔助生產系統逐步向無人轉變。

 

近年來,西藏華泰龍礦業開發有限公司累計投入8000多萬元提高本質安全水平,持續開展了裝備機械化、系統自動化方面的工作。華泰龍公司安全生產部副總經理陳國良表示,截至2018年底,華泰龍公司累計完成機械化換人、自動化減人大小項目共計20余項,大大提高了勞動效率,降低了勞動強度,減少了作業人員,改善了勞動環境。

 

科技讓安全監管更快捷更準確

 

正如同他們所說,科學技術的發展不僅能提升黃金企業的安全生產水平,降低事故發生率,也大大提高了企業的生產工作效率。安全與效率達到攜手共進的完美狀態,科技讓安全生產更加可靠。

 

通過科技手段提升監管水平是信息化、數字化帶來的另外一道“安全鎖”。

 

操作人員坐在電腦前,通過智能調度控制平臺查看井下安全生產、設備實時運行狀況、人員位置以及巷道內二氧化碳濃度等情況……這是出現在華泰龍公司的一幕。

 

陳國良告訴記者,華泰龍很多生產環節都實行無人化值守,依靠科技提高安全生產。“我們現在還在兩個中段大力推進無人駕駛技術,可能一年到一年半就能實現。”

 

無獨有偶,據了解,招金集團每年在機械化、自動化、信息化、智能化建設方面投入近2億元成本,安裝應用遠程遙控操作、通風監測系統、井下車輛調度系統等新技術,讓企業的安全監管水平更上一層樓。

 

例如招金集團下屬的大尹格莊金礦通過構建實時三維管控平臺、通信系統、礦山大數據及遠程控制、調度指揮和服務等系統,在提高生產效率的同時,減少生產作業人員,構筑起本質安全。

 

類似這種應用信息化技術和高科技手段,構建礦山的安全狀況實時監控平臺,近幾年在黃金行業已然成為一種安全追求。這不僅能夠確保防患預警、事故預警、安全監控、調度以及生產管理等需求,更是避免了各種事故的發生,保證礦山企業穩定、持續和健康的發展。

 

安全科技創新還任重道遠

 

在礦業領域,安全生產要確保萬無一失,因為一失萬無。但礦企安全生產需要從安全制度保障、安全設備裝置、安全意識強化、安全責任落實、安全文化建設、安全事故防范等眾多途徑來實現。其中,科技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安全生產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大量的科學技術支撐。”陳國良表示,由于地處高原,華泰龍井下和露天巖石的安全破碎技術還有很多攻關難點。“下一步除了自主研發,還主要依托科研院所。”

 

礦業安全領域的科技創新,或許最終的目的地是智能化建設。目前業內普遍認為,礦山智能化應用包含采礦、選礦、自動化監測、管理、物流等多個方面。這些手段能夠極大地提高礦山生產效率,保障礦山安全生產,減少生命和財產損失。

 

中國礦業聯合會研究員干飛表示,目前礦業安全的最大痛點、難點體現在智能化建設方面。

 

正如同干飛所說,礦業企業的安全生產,需要采用現代高新技術來帶動自身的轉型和升級,而構建智能化平臺,能夠形成數據互通,實現整體管控,從而推動企業向著安全、高效與可持續的方向發展。

 

但不得不面對的事實是,我國智能化礦山起步較晚,與國外同行相比有一定差距,存在著礦企重視程度不高、標準化程度較低、沒有統一標準等問題,這對真正的安全生產是個不小的阻力。

 

 礦業安全生產還任重道遠,開啟新的安全征程也正等著各礦業企業去探索,相信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尤其是智能化技術的普及,礦業領域完全實現安全生產并非不可能。

上一篇:國企改革按下加速鍵 持續發力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 下一篇:安全制度是礦企安全生產的基礎——黃金礦企安全制度建設紀實